更多精彩

《庆兔兔真钱棋牌下载》2895要妈妈,妈妈在家里

2020-02-08 22:15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庆兔兔 阅读:23

2895-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九日星期日小雨转阴天25℃~17℃客厅早晨温度23℃ PM2.5-42

雨点的脚步又忙碌了整整一夜,今年的雨好像特别的多,多的令人咂舌,真的有一点像天无三日晴了,就好像进入上海的梅雨季节。

我是一个上海出生的地地道道的上海人,但是我从来没有想到我是哪一个地方的人,四海为家浪迹天涯,但是上海的连绵不断雨丝从房檐流下我却历历在目。

上海的梅雨没日没夜地下,家里没有一样东西幸免于难,衣服被褥都有一点潮乎乎的。作为一个还没有上学的我,每天只能趴在窗户跟前望着流淌的雨水。

同为站立在长江上的宜昌,我从来没有和上海比照过。

在上海我会自豪的说我是一个南方人。在宜昌我不知道我是南方人还是一个北方人,这些天没头没了的雨,让我想起来当年的上海。

昨天晚上妈妈拿回来三个快递,其中一个快递就是我们要妈妈买的。一盒汽车标识,一个世界各国的国旗,还有一个是各种各样的常用标识。

一盒儿童汽车认知卡,一百六十张,铁盒包装,PVC材质,卡片加厚版。

卡片材质是有一点好,几片拿着手里,不小心就会滑下来,这种卡片可以子子孙孙用下去。

当然好就意味着价格不菲,一盒八十八块钱,我本来看到的是书本,四册一共五十块钱。我们是老古董,我们是踏着新中国成立的起跑线跑过来的人,我们只想用最少的钱办最多的事情。年轻人和我们不一样,他们没有经历过三年自然灾害,他们不知道人们还饿肚子的历史,他们不知道一件衣服会穿几代人的过去。

他们的钱包比我们鼓,只要有,只要孩子需要,花一点钱在所不惜,有条件买一些高档学习资料更是理所当然。

庆小兔有了学习的基础和条件,下来就要看庆小兔的毅力和造化了。

学习一般的常识并不要千秋万代,我们要的是知道明白记住就好。

七点半就听见庆小兔在喊外公。

妈妈去卫生间刷牙洗脸,外婆进屋给庆小兔穿衣服,庆小兔马上躲进床里面。

庆小兔说:“我要妈妈抱。”

妈妈也不刷牙了。

妈妈说:“妈妈抱。”

庆小兔洗完穿衣服。

庆小兔看见我在吃馒头。

庆小兔说:“我要吃馒头。”

我给庆小兔掰了一块馒头。

庆小兔说:“我要大的。”

庆小兔要我手里那块大的馒头,我只好又给庆小兔掰了一块大一点的馒头。

庆小兔喊:“外公。大吊车来了。”

大吊车是爸爸用五百块钱在国外买的,大吊车没有多长时间就坏了,庆兔兔可能就没有玩过十分钟,现在庆小兔只能拖着走。

庆小兔一个手拖着大吊车,庆小兔一个手提着拖拉机。

这个拖拉机还是妈妈在德国买的。

拖拉机是一个卷草机,拖拉机前边有一个夹草卷的大夹子,拖拉机后边还有一个拖箱。

这个拖拉机其实是一个教学用的教具,拖拉机上边的每一个零部件都可以拆卸下来。能够拆卸就是说,只要稍微不注意,拖拉机上边的部件就会散落下来。

后边的车厢装起来就不能动,更不能装东西,我想尽办法用各种东西加以固定,这些想法都以失败而告终。

结果车厢部件很快散落民间,只剩下一个孤零零的拖拉机,而且拖拉机上边的很多小部件也不知去向。

拖拉机有那么大,拖拉机的车头主要骨架还在,拖拉机的轮子还没有掉下来。

庆小兔把大吊车拖拉机放在爬行毯上,庆小兔推着拖拉机在走。

庆小兔说:“外公,这是拖拉机。”

庆小兔把大吊车拉到拖拉机跟前,庆小兔用电动车去抢救拖拉机。

外婆说:“庆兔兔,有馒头,有糖包子,你要吃什么?”

庆兔兔说:“外婆,有没有面包。”

我说:“弟弟在这里,你不要吃其他东西。”

外婆说:“妈妈在家,你就不要管他们。”

外婆说:“你想吃蛋糕,你就去找妈妈去。”

妈妈在厨房里吃蛋糕,妈妈也给庆兔兔准备了蛋糕。

庆小兔说:“妈妈在家不能看电视。”

庆小兔停了一下说:“外婆,想看电视。”

外婆说:“妈妈在家里你喊妈妈。”

庆小兔喊:“妈妈,妈妈。”

妈妈问:“小九,你喊妈妈干什么?”

庆小兔马上声音小了下来,庆小兔的声音几乎听不清楚。

庆小兔说:“看电视。”

妈妈大声地问:“什么?”

外婆说:“他想看电视。”

妈妈想了一下说:“你就看一集电视吧。”

我去打开电视机。

庆小兔说:“我要看这个电视。”

硬盘电视庆小兔已经好几天没有看了。

庆小兔说:“看多啦。”

庆兔兔庆小兔一起看英文版的《朵拉爱冒险》。

电视关了。

外婆说:“小九,我们走吧。”

庆小兔说:“我要妈妈走。”

妈妈说:“妈妈抱你下楼。”

庆小兔说:“我要妈妈一起走。”

妈妈说:“妈妈还要上厕所。”

雨还在稀稀拉拉地下着,庆小兔坐进经过改装的童车,庆小兔不用再接受风雨的洗礼,我和外婆也可以不用人困马乏了。

雨渐渐地在加大。

庆小兔回头说:“我要妈妈推。”

外婆说:“妈妈有事,不能来。”

庆小兔说:“我要妈妈来。”

马路上积水多了起来,外婆把车子推到人行道上。

庆小兔说:“不要在上边走,上边有狗巴巴。”

外婆说:“上边没有水,下边的水会把鞋打湿的。”

庆小兔说:“上边有狗巴巴,下边没有狗巴巴。”

外婆说:“下雨把狗巴巴都冲走了。”

庆小兔说:“有,有狗巴巴,下边走,不要在上边走。”

外婆只好把童车推到马路面上。

马路上一样也有狗巴巴,只不过比旁边少了一点而已。

外婆说:“你看,下边不是也有狗巴巴呀。”

雨越下越大。

外婆说:“我们也不知道上一辈子欠了他们什么了。”

我说:“这不能全部怨她们,你总是没有从年轻的时候走出来。你愿意做,你喜欢管,她们有了依靠,为什么不能偷一个懒呢?”

庆小兔在找外婆,外婆在给庆兔兔洗球鞋。

外婆说:“他妈妈什么也不管,脏了的东西就堆在那里。”

庆小兔说:“我要妈妈。”

外婆说:“过一会妈妈就来了。”

庆小兔说:“妈妈在上课,我要妈妈。”

我在给庆兔兔的新买的足球写名字。

庆小兔说:“小九写。”

我说:“这上边不能随便写,足球上边没有名字,哥哥就找不到自己的足球了。”

庆小兔说:“我要写。”

我只能把记号笔给庆小兔,我拿了一张纸放在茶几上。

我说:“你在这个上边写。”

外婆拿了一支彩色笔在纸上画了一条鱼。

庆小兔拿过彩色笔也画了几下。

“鱼。”

“鱼哥哥。”

“没有水。”

外婆说:“没有水你画水呀。”

庆小兔马上在纸上画了几条线。

庆小兔说:“有水了,鱼游啊游。”

外婆在纸上写了一个妈妈。

外婆用手指着说:“妈妈。”

庆小兔说:“妈妈,鱼妈妈。”

庆小兔说:“尿尿了。”

外婆说:“赶快去卫生间。”

庆小兔跑进卫生间。

庆小兔说:“外公端。”

雨点打在玻璃顶棚上嘭嘭嘭地响。

庆小兔说:“什么声音?”

我说:“下雨的声音。”

庆小兔说:“下雨哗啦啦。”

外婆说:“你也知道下雨哗啦啦呀。”

庆小兔走到冰箱跟前。

庆小兔说:“不能喝酸奶。”

我说:“怎么不能喝酸奶,你不是喜欢喝酸奶吗?”

我把酸奶从冰箱里拿出来两杯。

外婆拿了苕金果。

外婆问:“小九,你吃不吃苕金果呀?”

庆小兔马上就往外婆那里跑去,我就去屋里做我的事情了。

庆小兔喝着酸奶,庆小兔拿了一杯酸奶过来。

庆小兔说:“外公喝。”

庆小兔把一根吸管递给来说:“这是吸管。”

酸奶很快喝完了。

庆小兔说:“撕下来。”

庆小兔要我把酸奶杯上的铝箔撕下来。

庆小兔说:“小九自己拿。”

庆小兔在舔铝箔上边的酸奶,庆小兔把酸奶杯边沿上的酸奶都舔的干干净净。

我把汽车标识拿出来,我把庆小兔已经认识的汽车标识放在一边,我把外边可以看到的汽车标识选出来。

我拿出来十二张卡片,我一张纸地给庆小兔念,庆小兔也跟着一张纸看一张纸地念。

等我再给庆小兔念第二遍的时候,庆小兔已经记住了八张汽车标识。

外婆过来看庆小兔学习汽车标识。

庆小兔拿起一张卡片说:“兰博基尼。”

我还有一点惊奇,这是四个字的汽车标识,又不是经常可以看到的汽车,没想到庆小兔一遍就记住了。

庆小兔说:“下雨了不能出去。”

外婆说:“下雨就在家里玩。”

庆小兔说:“下雨了出去要小心,要注意安全。”

庆小兔站在飘窗上往外看。

庆小兔说:“不下雨了,地上有水,会把鞋打湿的。”

庆小兔把妈妈以前买的汽车卡片拿来。

庆小兔问:“这是什么车?”

我说:“这是沃尔沃。”

庆小兔用手指着汽车上边的标识说:“那么小。”

庆小兔拿起一把枪,庆小兔也递给我一把枪。

庆小兔说:“外公,拿着枪,敌人来了。”

我接过庆小兔的枪。

庆小兔说:“外公,走。”

庆小兔在前边端着枪走,我在后边跟着,庆小兔还不时地回头看看,我是不是还跟着后边。

庆小兔端着枪就像光头强端着枪走路一样,庆小兔的走路动作就是一个活脱脱的光头强。

庆小兔端着枪来到窗户跟前跟前。

庆小兔说:“大毛呢?大毛去哪里了?”

庆小兔用枪在窗户上磕了一下,大毛迅速从下边站了起来。

庆小兔说:“大毛,大毛在这里,开枪。”

大毛莫名其妙地注视着庆小兔。

庆小兔说:“外公开枪。”

我的枪响了。

庆小兔说:“大毛死了。”

庆小兔向着我招招手说:“敌人在那里。”

庆小兔端着枪来到房间里。

庆小兔推开门看了一眼。

庆小兔说:“敌人在哪里?”

庆小兔推开柜子门。

庆小兔说:“没有敌人。”

庆小兔趴在地下往床底下看。

庆小兔说:“敌人在这里。”

庆小兔迅速趴在地上,庆小兔把枪对着床底下。

庆小兔说:“外公趴地上。”

我说:“外公蹲在这里好不好?”

庆小兔说:“好,外公开枪。”

庆小兔来到书房,庆小兔站在门口,庆小兔端着枪瞄准着。庆小兔瞄准枪的姿势也格外不一样。

庆小兔来到书房说:“敌人在这里。”

庆小兔在开枪。

庆小兔说:“外公开枪。”

庆小兔说:“敌人消灭了,外公把枪放下吧。”

庆小兔骑在挖掘机,庆小兔骑上扭扭车,庆小兔又站在滑板车上。

外婆正在厨房切西红柿。

庆小兔说:“我要吃这个。”

外婆说:“要围上兜兜。”

庆小兔捧着西红柿在吃。

听见大门在响,庆小兔骑在扭扭车上,庆小兔从厨房往外探出头。

庆小兔说:“姨妈,兰博基尼。”

姨妈疑惑地问:“兰博基尼。”

我说:“庆小兔是说的汽车。”

庆小兔说:“是兰博基尼。”

姨妈说:“是这么高档的汽车呀?”

我说:“今天就给庆小兔讲了两遍,庆小兔就把九个汽车标识记住了。”

姨妈拿着衣服往洗衣机跟前走。

庆小兔问:“姨妈干什么?”

姨妈说:“姨妈洗衣服。”

庆小兔说:“小九帮着姨妈弄。”

姨妈说:“把门关上。”

庆小兔用力把洗衣机的门关上了。

姨妈说:“按这个,我们按到洗衣服。”

庆小兔用手在按钮上按。

姨妈说:“对,就是这里,这是洗衣服,按启动,启动按钮在这里。”

庆小兔用力在启动按钮上边按了一下。

庆小兔说:“开始,启动。”

姨妈给庆小兔一个吸铁石的小人。

庆小兔把小人放在茶几上说:“小人在跳舞。”

庆小兔把小人按在茶几上说:“小人掉下来,小人摔死了。”

姨妈端着荔枝来了,姨妈在剥荔枝。

外婆让庆小兔给姨妈说汽车标识,庆小兔刚刚说了两个汽车标识。

庆小兔伸出手要姨妈手里的剥好的荔枝。

外婆用手指着汽车标识问:“这个是什么?”

庆小兔说:“我不知道。”

外婆说:“你有吃的,你就什么也不认识了。”

庆小兔吃着荔枝。

外婆说:“荔枝不能吃太多了。”

庆小兔把荔枝放下来。

庆小兔说:“荔枝不能吃了。”

十二点半了。

庆小兔说:“找妈妈。”

我说:“妈妈马上就来了。”

庆小兔说:“妈妈在家,哥哥在家,我要找妈妈。”

于是我抱着庆小兔去迎庆兔兔和妈妈。

走到半路,远远地就看见庆兔兔和妈妈过来了。

庆小兔马上下地向着妈妈跑了过去。

大家围坐在餐桌跟前吃饭。

姨妈说:“我们同事一个小姑娘四岁,现在每天给她上二年级的姐姐念生字。”

妈妈说:“我们还不是有一个同事,小姑娘才两岁,开始妈妈每天给他也找一本书看,而且她不喜欢看有插图的图书。”

庆兔兔说:“我还不是要学会看书。”

妈妈说:“你是喜欢看书,你看书没有深入进去,看书只有把书看透,你才能学到知识。”

庆小兔吃完饭和姨妈在沙发上玩,庆兔兔和妈妈悄悄地走了,庆小兔突然发现妈妈不在了。

庆小兔问:“妈妈呢?”

姨妈说:“妈妈和哥哥去上课了。”

庆小兔说:“妈妈在家里,哥哥在家里。”

姨妈说:“哥哥去上课了。”

庆小兔要出去玩。

外婆说:“给小九贴几块防蚊贴吧。”

这是妈妈买的防蚊贴,还是日本的产品,外婆给庆小兔衣服领子跟前贴了好几片。

来到篮球场,篮球场上两个篮框都没有闲着,里面是一个大人三个三四年级的学生。

在庆小兔面前的篮球架跟前,一个爸爸带着一个可能上初中的大哥哥在打篮球。

庆小兔说:“哥哥打球。”

庆小兔迎着他们做了一个投篮动作。

两个人没有理睬庆小兔,庆小兔马上来了一个招牌武打动作。

男孩的爸爸说:“小朋友,你还会武术呀,你是打的什么拳呀?”

我怕篮球砸到庆小兔的身上。

我说:“我们到一旁去看。”

庆小兔看见篮球场旁边有一个篮球。

庆小兔说:“哥哥的球。”

我不知道庆小兔说的哥哥是指那一个,是指庆兔兔呢,还是指在打篮球的大哥哥。

篮球脏兮兮的,上边糊满了泥巴。

庆小兔说:“脏,篮球好脏。”

篮球场旁边挖了两个不大的坑,好像是要在这里安装什么。

庆小兔说:“洞洞。”

泥坑旁边堆砌的泥巴石块,庆小兔拿起一块小石头,庆小兔说:“扔进去。”

庆小兔看着我的眼睛,我没有回答庆小兔的问话,庆小兔把手里的石头扔进泥坑里。

庆小兔又拿起一块大一点的石头,庆小兔看了我一眼,庆小兔把石头扔了进去。

地上上午还下过雨,地上的泥巴还有一点湿,庆小兔的手上粘了泥巴。

庆小兔举起手说:“手脏了,擦干净。”

庆小兔举起两个手说:“厉害不厉害。”

我给庆小兔把手擦干净,其实手已经擦不干净了。

庆小兔不断地捡起石块扔进泥坑里,庆小兔也不断地自我欣赏地喊:“厉害。”

庆小兔泥坑旁边的一块地砖,庆小兔搬了一下,地砖动了一下,庆小兔没有能够把地砖搬起来,庆小兔只好重新捡了一个。

庆小兔说:“泥巴。”

庆小兔顺手把泥坨扔进篮球场,泥巴落在篮球场上,泥坨顿时粉身碎骨,马上篮球场上铺路了一片小泥疙瘩。

我说:“庆小兔,不要把泥巴扔到球场上。”

我把地上的泥巴一块块踢会篮球场边。

庆小兔来到刚才的地砖跟前,没想到庆小兔竟然把地砖搬了起来,庆小兔艰难地移动步伐,庆小兔把地砖搬到泥坑的旁边,庆小兔腰一拱,地砖从庆小兔的手里落进泥坑里。

庆小兔这一次举起两个手说:“厉害。”

庆小兔在挠痒,庆小兔的额头,庆小兔的脖子上,增加了几个红红的大包。

就在防蚊贴旁边叮了一个大包,不知道这些防蚊贴具体能够起到多大的作用。

晚饭庆兔兔说:“我不想吃饭。”

妈妈说:“不想吃饭就不吃饭吧。”

姨妈问:“庆兔兔是不是在外边又吃东西了。”

妈妈说:“今天庆兔兔在外边没有吃什么东西。”

大家吃完饭,庆兔兔拿着一包饼干在吃着,庆小兔看见了,庆小兔也要了一块饼干。

姨妈突然发现庆兔兔在吃火腿肠。

姨妈说:“庆兔兔,你这么大一根火腿肠能够吃完吗?”

妈妈说:“这根火腿肠我刚才吃了一截的。”

难怪庆兔兔不想吃饭,因为妈妈已经为庆兔兔准备了零食。

妈妈今天破天荒吃完饭就回来了。

十字路口对面京东超市,庆小兔用手指着说:“去那边。”

妈妈要上厕所,妈妈要给庆小兔喷防蚊水,接着庆小兔跟着妈妈出去了。

听到楼下庆小兔在喊:“外公,开开门。”

楼下大门没有锁死,庆小兔开门进来。

庆小兔说:“外公,我在这里,妈妈买西瓜了。”

庆小兔拿着西瓜在啃,庆小兔的西瓜块块比较小,庆小兔并不在乎西瓜的大小,庆小兔只要自己有吃的。

庆小兔西瓜渐渐地露出白色,庆小兔啃一口,庆小兔把西瓜看一眼,庆小兔把没有啃干净地方再啃一口。

西瓜皮基本上白色多于了红色,庆小兔拿着西瓜皮看着我,庆小兔把西瓜皮做了一个放下的动作。

我说:“可以不要了。”

庆小兔这才拿起第二块西瓜在啃。

庆小兔举着手说:“我的手湿了。”

我给庆小兔擦手。

庆小兔用手拉着衣服说:“衣服湿了,要换衣服。”

妈妈说:“我们洗澡换衣服。”

庆小兔说:“妈妈家不能看电视。”

停一下庆小兔说:“马上看电视。”

外婆说:“妈妈家不能看电视,我们等妈妈洗完澡,再跟妈妈说看电视。”

庆小兔说:“搭积木。”

庆小兔喊:“外公,看积木。”

我过来看庆小兔的积木,两块底板上布满了了积木建筑。

外婆说:“这些都是小九自己搭的。”

没想到庆小兔插接的积木有规有矩,没有什么杂乱无章的感觉。

妈妈也十分惊讶,我和妈妈都给庆小兔拍了照片。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