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打 靶

2020-01-17 23:09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清水一碗 阅读:29

实弹射击开始了。先是体验,然后才是实弹考核。

新兵按照人数编队分组,一组十名新兵,每组排头由一名班长带队,这是新兵第一次打实弹,周身每一个毛吼都紧张开来。体验射击是不计成绩的,当然也要把新兵的打靶成绩记录下来,五发子弹五十环为最佳,四十五环以上为优秀。每个班的目标就是全体优秀。分组时,不幸的是我与吴双分在相邻的靶台,我因胆小本来就够“二”的,吴双比我还要“二”。我的“二”属于正常的畏惧心理,而他的“二”是不知什么叫畏惧,以为装上子弹的枪跟烧火棍差不多,想怎么拿就怎么拿。而陈三一脸的坦然,把射击看作如同撒尿,挺着胸大步流星的样子,好似准备赴死的英雄。也难怪陈三在家开山炸石头,经常放炮习以为常了,什么阵仗没见过,打个枪对陈三来说就是点个小炮竹。但愿老天有眼,不要弄出什么幺蛾子来。

待第三组新兵向靶台行进的过程里,按照程序先是找准自己对应的靶台站立,由肩枪换成右手持枪,听指挥员下达卧姿装子弹、然后卧倒,打开保险准备射击的命令。指挥人员还没有下达命令,吴双就自顾自装上了弹匣、擅自打开了枪的保险,接着应该拉枪栓让子弹上堂,也真是见了鬼,吴双可能用力过猛也许是枪卡了一下,有一颗子弹突然跳出枪膛,劲道很大,直接飞到我的靶台边。“哎哟,我的妈——”,没有一点心理准备的我,理所当然吓的惊跳起来,以为那颗子弹要炸,没想到的是,这时的吴双突然双手持枪竟然大叫着:“报——告,子——子弹——飞了”。出现故障应在原地不动,直接报告让指挥员处理就行了,而吴双持着枪就站在我的身后,最要命的是他的枪口,正对着我的脑袋。“妈哎,我的命”!心想完了,只要吴双轻轻扣动扳机,那我无疑会血染射击场。吴双扣扳机的那个手指在枪的扳机上还滑来滑去,我的魂早飞九天云霄之外了,话都说不出来。“枪放下,枪放下——,枪口不准对人”。指挥员意识到事态严重,急切地大喊着冲过来。哪知吴双突然一个转向,这时的枪口突然扬了起来,正对着跑过来的指挥员。“把枪放下,枪口不准对人”,指挥员的脸也被吴双的动作吓的煞白。吴双这时才明白过来,忙将手里的枪放在地上,指挥员快速冲过来,照着吴双的屁股就是一脚:“平时怎么练的,枪口不准对着人知不知道?谁叫你擅自打开保险的,屌兵一个。”指挥员排除故障后气冲冲地回到指挥的位置。在这次体验射击中,虽然连惊带吓的,还是打了四十四环成绩,虽然差一环未达优秀,但自己已经满意了,而吴双只打了三十五环,刚刚及格的水平。

体验射击结束后,只休息了十五分钟,真正的实弹考核开始了。射击考核前,营长重新作了激动人心的动员讲话,无非是鼓励新兵认真体验打出好成绩,还说谁要是五发子弹打个五十环,现场记三等功一次。

“第三组都有了,起立——”,随着邵班长高亢的口令响起,突然感觉脑袋里轰的一声变成了一张白纸,有一种走向刑场的感觉。每个人领到子弹以后,都忙着往弹匣压子弹,而我的双手紧张的一个劲地出虚汗,湿呼呼的,子弹在手里滑来滑去,就是压不进去,我在心里反复地念叨着:不紧张,不紧张。可双手就是不听使唤还有些哆嗦,小小子弹根本压不进弹匣。“没有屌出息的样,不会吓的尿裤子吧”,班长说什么已经听不清了,手抖的很厉害,手心的汗扑扑的,还得装作十分镇静,在班长的帮助下终于完成了装子弹这一关。在向靶台迈进的那一刻,双脚沉重有如重刑犯,我的脸很有可能已经变色了,肯定苍白的毫无血色,只感到两鬓有汗珠子滑落,这大冷的天可真热,热的胸部有点堵反正不顺畅。“向左向右转,对准自己的靶台一字散开”。当人员依次散开自行面向靶台后,指挥员扫了每个新兵一眼,见大家完成了持枪动作,突然开始下命令:“卧子装子弹”。当指挥员一声令下,我不是卧倒,准确说应是直挺挺摔倒在自己的靶台上,那时的身体已经僵硬到没有一点弹性的地步,手脚都是僵的。按照平时的训练卧倒时要做好几个动作,装子弹,打开保险,然后出枪,身体由卧着继而变成了趴着,一系列很优美的出枪动作,到我全省略了。指挥员看每个新兵卧倒后,从南到北检查了一遍。当指挥员检查到我的身后时还用脚将我紧紧并拢双腿往左右一打分成剪刀式,“打开保险,准备射击”。随着指挥员射击的口令还未落地,“砰——”,趴我右边靶台少脑子的陈三突然在我没有丝毫防备的情况下放了一枪,而趴在左边的是吴双,只担心吴双出什么幺蛾子,一点没提防着陈三也是个楞头青、二五眼,相当于出其不意的放冷枪,而左边的吴双第一枪差点没把我的魂吓飞了,不知他怎么搞的,肩头抵滑了还是枪头突然低下去,这时他扣响了扳机,声音特响,有如子弹炸膛一般,子弹就打在靶台前方八九米远的地上,飞出的子弹都看的真切的,子弹射入泥土的瞬间,激起了一团飞扬的尘土,连趴在吴双左边的牛大吹吓的突然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我被吓的已经跳不起来了,只有死死趴在那儿,一动也不敢动,只能默默地祈求上苍让吴双放过自己,只想快速离开这死亡是非之地。

由于第一发子弹瞄的时间太长,经陈三和吴双那么一搅和,眼睛突然被激光致盲了一样,前方一片迷茫,竟然看不见前方的半身靶,当别的新兵都报告射击完毕时,我还在紧张地瞄着,手都是颤抖的,心跳的极为厉害,眼前好似有一团浓浓的白雾,此刻自己就是个盲人,脑子里全是浆糊,是屎,是空气”。“砰砰砰——”一个连发点射,子弹全部飞出去了。本来是打一发扣一次扳机的,可我心里已经乱的不管那么多了,手指一扣到底,一串连射,至于子弹飞哪了,自己也不清楚。“新兵蛋子,怎么连击?”西南角的指挥员气急败坏指着我的靶台不满地骂着。“全体都有了,听口令:起立,验枪”,随着一阵枪栓响过,第三小组由排头的兵喊着口令带回休息区待命。这时的陈三还嬉皮笑脸地说:“上次不是打的挺好的,这次怎么干个鸭蛋?”真想给他一个巴掌,心里想有你和吴双,吓都吓死了,能保住一条小命,算上祖上护佑了。

此次射击,只有二排五班的一个新兵中了一个五十环,一根筋陈三打了三十九环,而吴双五发子弹中了七环,我自己则剃了个光头。唉,怕什么来什么,班长生气那是自然的事,等着回营吃小灶穿小鞋吧!(作者:清水一碗,联系13955778052;文章版权所有,严禁篡改和剽窃,网站转载请标明作者,平台转载请联系作者)

猜你喜欢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