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庆兔兔真钱棋牌下载》2795年的回味

2019-10-31 22:08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庆兔兔 阅读:45

2795-二零一九年二月八日星期五小雨转雨夹雪4℃~0℃客厅早晨温度9℃ PM2.5-70

“乒-啪。”声音让我惊醒,我睁开了眼睛,这是新年的第一声炮仗,是一个双响炮又叫二踢脚的炮仗。

这是五十年的代上海,这是一个刚刚站立起来的中国,这是一个新一年的开始。

父亲一个手拿着炮仗,父亲一个手拿着一支点着的香,父亲点着中间的芯儿,芯儿闪烁着一点点火光,火光迅速往上窜去,我马上用两个手捂着耳朵。

随着一串火花从炮仗后边窜出,炮仗从父亲的手里窜出,等我来到窗户跟前看到在高高的空中,看见一团火光一闪,紧接着就是一声响亮的爆炸声。

父亲手里的炮仗没有了,外边的炮竹声继续,到处都是一闪一闪的光亮。

等我睁开眼睛,外边已经大亮了。

楼下大门外就起了响亮的歌唱声:“财神到,财神到,过新年,放鞭炮。…快点拿,快点拿,金子银子往家爬…。”

楼下一个穿着戏装,装扮成财神的乞讨者,财神一个手打着响板,一个手托着一个金光闪闪的大元宝。

歌词我已经没有什么印象了,但是“财神到,财神到。”几个字我却记忆犹新,也可能不一样的乞讨者,他们的歌词也会千奇百怪,反正就是为了一个彩头,博得主人的高兴。同样主人为了一个吉利,也为了一个新一年的开始,一个个会慷慨解囊。

我们家就住在上海里弄的一个二楼上,我祖父每年快要过年的时候,就会换很多铜板放在楼下一家。我祖父小时候就是江苏建湖县的一个农民,祖父知道许多人的生活不易,所以过年就是祖父代表全家行善施舍的日子。

那时候的上海没有现在那么现代,但是过年就是不一样,划船踩高跷还是有的,穿的花花绿绿的演员,大锣大鼓敲着,唢呐唱起高昂的歌。

我们一个个小朋友会跟着演出队伍走出很远。

以后的事情我就没有了一点记忆,因为我幼儿园没有毕业就跟着父亲来到遥远的郑州了。

这就是我记忆中最早的中国年。

郑州的春节枯燥而无味,郑州还在建设中,郑州我们无亲无故,所有的亲戚都在上海,那时候的上海已经变得遥不可及。

那时候我们家已经变成困难户,虽然我父亲从上海过来工资很高,每月一百三十四块钱的工资不是几个人能够拿到的,但是当我父亲来到郑州一切都变了,父亲的工资被扣了几十块钱。

本来说好了支援内地建设不调整工资,等打报告问部里,答复是,已经扣了工资的不再调回来,以后再支援内地的工资就不会调整了。

父亲的工资一直没有上调,我们家的人口一直在增加,从上海过来一家五口,变成那时候的六姊妹八口人,我们家成为了吃补助的贫困户。

没有钱就没有了一切,看着商店里皱巴巴的几个苹果放在玻璃柜台里,看得见买不起,何况那时候还要凭副食卷才能够买到。

没有糖果美食的诱惑,年就成为一个比平时多两个菜的平常日子。

没有了新衣服,就没有过年的乐趣。

没有了孩童时期的玩具,也没有神秘的气氛,也就失去了孩子童年的纯真。

过年就是一大家人吃顿团圆饭,没有一个亲戚朋友,平时几个人,过年还是一样样,过年就是一个平平淡淡的一天。

过年就要有家乡的味道,而所谓家不是二人世界,至少要有老小二代,以前交通闭塞,农村四世同堂比比皆是,甚至会有五代同居一室。城市里也不乏祖孙三代,因为很多家庭都会在同一家工厂上班。若是上无双亲,下无儿女,只剩下夫妻两个人带一个孩子,就不可能形成什么过年的气氛?

鞭炮还是买过,但是我们买最小的那一种,我们舍不得一次放完,我们把鞭炮拆散成一颗颗,好细水长流,多一点时间的享受。

春联好像没有贴过,自己写春联,还不知道纸从哪里来。

正月十五元宵佳节,商店里没有什么灯笼卖,但是我可以做,做手工是我的一绝,经常做的就是兔子灯,有时候还要做鸭子灯小猪灯。兔子灯下边还装上四个轮子,兔子灯下边还有一块木板,从下边往上钉进一个钉子,一根蜡烛插在其中,蜡烛是不是红色并不是那么讲究,因为那时候很难看到红蜡烛,蜡烛都是买回来以防停电准备的。

用一段绳子拖着兔子灯让无数的孩子羡慕不已,因为那个年代能够买到的玩具屈指可数,大部分都是木头制作的玩具,就连拖鞋也都是木头制作的。

来到宜昌,我建立起自己的家,外婆一大家人,让我们重新感受到过年的乐趣。

外婆五姊妹,外婆家在宜都县城,虽然外婆家不是在边远的农村,宜都的风俗已经不同于城市。

蒸笼冒着热气,油锅里飘出油香,笊篱捞出金黄喷香的薯片翻茬。

大碗的肉,整个的鸡,排满整个大桌子。

几家人围坐在桌子旁边,一个个举起酒杯,当大家共同喊出:“新年快乐。”

我们的心都沸腾了,我们重新回到书中描写的新年。

新年的钟声刚刚敲响,外边已响起了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外边的鞭炮的声音彼此起伏,天空中一闪一闪五颜六色的烟火照亮了房子大树。

乡里过年,早早地鞭炮就响了起来。

大街上已经开过来一队队拜年的队伍,舞狮队划船队舞龙队。

这些表演队伍除了锣鼓家伙还有唱歌的歌手,他们不是挨门挨户拜年,他们只给商户拜年,还有企业单位表演。

他们在哪个门面跟前摆好架势,商店门面马上一串鞭炮响了起来,表演结束一个大大的红包递过来。

第一年搬到江山多娇,过年的烟火让我陶醉,庆兔兔还小,我们怕震耳欲聋的鞭炮声把庆兔兔吵醒,庆兔兔在睡梦里渡过第一个春节。

第二年春节是一个最最奢华的春节,当天刚刚擦黑,灿烂的烟火就喷薄而起,烟花不是断断续续,烟花也不是一朵两朵。

整整一夜的烟花,大地几乎变成不夜城,我在郑州看过的专场烟花秀,也没有这一年烟花的壮观美丽。

我几次想把庆兔兔叫起来,庆兔兔哼哼几声,庆兔兔在睡梦中还是没有醒来。

第三年庆兔兔知道要看烟花的时候,宜昌市已经开始禁止燃放烟花了,可以看到长江对岸大山里的烟花朵朵升起,这时候的烟花已经没有电视上的烟花精彩了。

我们所怀念小时候的那种年味,我至今忘不了那种好滋味,现在家里人炒的饭菜,就是外边的饭馆总不及童年的那种味道。

现在的孩子也盼望过年,他们对一大家人的团聚不感兴趣,现在不是过年才大鱼大肉,现在是天天过年。他们关注的是压岁钱。他们自有他们的欢乐的年,他们希望的是新玩具,他们想看看电影院有什么动画片,他们热衷于花样翻新的游乐园环游世界。

似乎过年的年味越来越淡了,我努力寻找曾经的感觉,其实年没有变,变的是过年的方式转变,而且这种变化让很多人一下子适应不过来。

年味其实就是父母对儿女的思念,回家过年就是子女对长辈回馈。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